滑雪少年国外参赛介绍北京和冬奥

滑雪少年国外参赛介绍北京和冬奥

清华附中初三学生刘重渊从6岁开始练习滑雪,总是戴着有五星红旗标志的头盔参加国外滑雪比赛

6岁开始,清华附中初三学生刘重渊就开始练习滑雪,2017年的寒假,他参加了滑雪冬令营。在滑雪冬令营中与习偶遇,在的鼓励下结缘冬奥,坚定了他成为冬奥志愿者的梦想。

他总是戴着有五星红旗标志的头盔参加国外滑雪比赛,并骄傲地向外国人介绍中国北京以及2022年冬奥会。虽然因为年龄较小未能成为冬奥志愿者,但他成功进入冬奥宣讲队,为全北京讲述他与冬奥的缘分。

刘重渊:6岁我就开始滑雪,一直以来我都对滑雪有浓厚的兴趣。2017年1月23日,我正在练习滑雪,从山上滑下来,就看见一群人走来。我来个转弯急刹,想秀一下我新学的本领。这时一位爷爷向我们招手,“小朋友,滑过来,滑过来!”我第一个滑了过去,竟然是习爷爷。

习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这是姑娘还是小子啊,戴着头盔都看不出来。”我立马答道:“男孩!”习爷爷笑了。习爷爷又问:“你们想不想参加冬奥会?”“想!就是进冬奥会男子组太难了,我可能不行,但我至少可以当个志愿者。”

从那天以后,我一直在为成为冬奥志愿者努力。如果说滑雪原来只是我的爱好和兴趣,而现在我要更加刻苦地训练,掌握专业的滑雪技能。慢慢地,我把志愿活动也落实到了生活中,我成了义务滑雪小教练,安全滑雪的指导员,还有雪场上年龄最小的急救队员。

刘重渊:2018年,经过一年的刻苦训练,我第一次参加京津冀青少年滑雪大赛,就得了第九名。我很受鼓舞,准备来年继续努力。

2019年,我跟妈妈在外国访学。就是这次访学,让我从享受滑雪的快乐,又认识到了一份责任。每个周末,我和伙伴们都去附近滑雪场比赛。记得我第一次拿到银奖的时候,一个小伙伴敲了敲我的头盔问我:“你为什么总戴着这个头盔?”

看着他们惊异的目光,我才发现,原来很多外国人都不知道我们即将举办北京冬奥会。于是我立刻从2008年的奥运会讲到2022年的冬奥会,把我们为冬奥修建的比赛场馆、运动员村、飞速直达的高铁、高速公路,讲了一个遍。我的话引来一片惊叹。当他们听说北京用几年时间从无到有做了那么多事情,都觉得不可思议,有个小孩儿嘟囔了一句:“我家门前的马路,还是二战时候修的呢。北京,真厉害。”那一刻,我特为自己生在中国而自豪。

我努力训练滑雪,我认真学习体育赛事的专业英语词汇,我参加各种志愿者活动并积累经验。然而,直到2019年6月30日冬奥志愿者招募截止,我也没有成功,因为我年龄太小了。但我很幸运能进入冬奥宣讲团,有机会能听到来自各行各业的、为冬奥做出杰出贡献的人讲述他们的故事,并能用自己的故事鼓舞大家更多地参与冬奥。

刘重渊:每一次参加比赛,我都带着骄傲和自豪向周围的人介绍我热爱的滑雪运动,我们的冬奥会,我的祖国。我渐渐感到,我代表的不再只是自己,我的身上,有着清晰的中国记号。我想让更多的人,通过“戴着五星红旗头盔”的少年,感受到中国少年的体育精神,向往2022年中国举办的冬奥会。

其实跟着妈妈去国外访学,我还有个小私心,希望自己的英语就像中文一样纯熟,成为一个能力全面的冬奥志愿者。

回国以后,经过层层选拔,我和清华附中的同学一起参加了2021USAP全球赛,那是一场全英文的美国学术全能赛。第一次有机会在我们名字前面加上“中国”两字,我们都非常激动。必须说,和全世界的同龄人,同台竞技的感觉真的很爽。在这次比赛中,我们齐心协力,一举拿下了五门学科的全部金牌。虽然不是在奥运赛场上,但是奥运精神已经刻进了我的骨子里,无论赛场在哪,我们都一样能为国争光。

刘重渊:2020年4月,我在一次训练中摔倒了,左腿腓骨和胫骨当场折断。医生给我打石膏的时候,我疼得大声哭喊。手术之后的麻药劲儿甚至让我哭都哭不出声,憋了一肚子问题也问不出来。我担心,以后还能滑雪吗?好一阵,断骨的恐惧留在了心里。

这次受伤,我对运动员们的伤痛感同身受,我更加钦佩他们的顽强和坚韧。我一边哭一边看妈妈给我推荐的叶乔波阿姨的故事,她说那是她的偶像,现在叶阿姨也是我的偶像。每一位站在奥运赛场上的人,都是英雄。

现在虽然还不能回到雪道上,但我愿做英雄们身边的志愿者,为他们递毛巾,为他们指路,为他们默默支持、响亮鼓掌。

刘重渊:希望冬奥会能顺利进行,奥运健儿们能获得好成绩。虽然我没能成为冬奥志愿者,但我心中向往冬奥。我期盼,到了2022年,用我四年来积累的能量和本领,和无数北京少年一起,作为城市志愿者,为冬奥服务。向来自全世界的朋友,展现当代中国青少年的风采。2022年后,作为无数中国少年中的一员,团结携手,为中华振兴而努力学习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